爱哭的兔子

新年快乐!

法国梧桐树
靠近凡尔赛宫的街道旁,有着厚厚的一层枯黄的落叶🍂,踏在上面有着沙沙的声响,坐在街边的咖啡厅旁,暖暖的太阳披在身上,轻嘬一口香浓的Cappuccino,再望上一眼金碧辉煌的凡尔赛宫,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感受!

你从水中而来,最终你也将从水中离开,我有幸,在你还没有离开的时候,来到了你的身边,看见你璀璨夺目的一面,看见了你独特,令人瞩目的奇迹,能见到你,了解你,是我的荣幸!愿在你离开之前,能还有机会再与你相遇!威尼斯!!!

难心记

《琅琊榜•难心记》091

【文案】

这是一篇意图“洗白”所有人的脑洞。

如果所有人的所有事情都“事出有因”,不过结果是好是坏,能被原谅多少?

有个词叫亡羊补牢;

有个词叫身不由己;

有个词叫心有余而力不足;

有个词叫明知不可为而故意为之;

最后一句,三观没有问题,只是想让“世故人情”不至于太过荒凉。


九十一
让旁人看起来,这场景一定令人生疑——一个是正恩宠加身的当红亲王,一个是各方招揽的麒麟才子,两个人四目对视,不发一言,细看之下脸上的表情都很怪异。
梅长苏首先反应过来,说道:“靖王殿下。”
萧景琰点点头,说:“我母妃说先生在悬镜司所遭受的无妄之灾,都是受我牵连,又听闻先生自回来之后身上就不大好,因而让我来请先生帐中一叙。我母妃入宫之前曾是一名医女,略微懂些医术,对先生的病况有些好奇,但愿先生不要介意。”
梅长苏不易察觉的蹙了下眉头——让陛下的妃子替自己一个外人诊病,实在有些放肆,于情于理都不合规矩,但是萧景琰既然已经说了出来,又是打的静妃娘娘的名号,此时若是推说不去,又显得有些傲慢无力了,更不合规矩了,左右权衡一下,梅长苏只好答应去。
走了几步,见周围没有别人,梅长苏小声跟萧景琰说话,想要告诉他行事谨慎,再往后这样容易让人起疑心的事情就不要做了,没想到刚开了个头,就被萧景琰打断了。
萧景琰仿佛没听到他说话,率先撩起静妃所在帐篷的门帘,说:“我母妃就在里面,等着苏先生,苏先生请!”
知道萧景琰又在生闷气,梅长苏心中也有些无奈,碍于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明说什么,只好先跟着进到静妃的帐内。
整个营帐内陈设简单清爽,仅有一案一榻双几,还有四五张圈背矮椅,静妃穿着一件灰貂皮褂,配素色长裙,因太皇太后未过,头上只戴了银饰,整个人看起来雍容素净,柔和温婉。
“母亲,这位就是苏先生。”萧景琰抬一抬手,指着梅长苏。
霓凰郡主择婿时,静妃还只是次嫔之身,并没有显赫的身份,因而并没有机会见到梅长苏。现在的梅长苏身上早已经没有了丝毫和林殊有关的影子,萧景琰见到静妃的眼光在梅长苏身上上下打量,仿佛也就是在寻找当年记忆中小殊的模样。
这种心情萧景琰早已体会过了。
为了不让母亲痛心,也为了不勾起梅长苏的伤感,萧景琰只好赶紧点明了梅长苏的身份。
“苏某见过静妃娘娘。” 梅长苏上前,正要躬身施礼,就被静妃扶了起来。
“你这孩子,如今怎么变得这样单薄?叫你母亲看了,岂不心疼死?”静妃终究没忍住。
从梅长苏站到他面前,静妃看着那单薄的体态,与记忆中的模样已经有了天壤之别,此时再听那陌生的声音,突觉心中幽凉,喉间发紧,终究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萧景琰哪里不知道母亲究竟为何如此失态,但为人子者,见到自己母亲这般难过,心中也低落许多,上前轻轻扶住了静妃的手臂,小声说道:“母妃,小殊身体不好,咱们坐下说话吧。这周围我已经安排好了,不会有人来打搅,有话咱们可以慢慢说。”
静妃勉强忍住,稳了稳心神,这时才拉着梅长苏坐下,露出个笑容,说:“正是,正是,我们坐下说。”
既然萧景琰都已经安排妥当,梅长苏也就由着静妃亲昵地拉着自己的手。
静妃问道:“小殊,你身体可好?”
别的都不问,一开口就是嘘寒问暖,又喊着“小殊、小殊”,让梅长苏心中也是一阵酸楚,心情复杂,只好勉力笑了笑,说:“静姨,我这身体已经虽然不如平常人那样强健,但是也没有什么大事,只不过有些怕冷。”
静妃便回头对萧景琰道:“你最不会照顾人的,有没有注意到小殊帐篷里炭火可够?这野外扎营,可要比屋子里更冷些。小殊现在正生病,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都要注意到,对那些奴才下人们,你少不得要亲自去嘱咐几句,他们总习惯见风使舵,欺软怕硬,一贯的看不起人。”
梅长苏笑道:“静姨,景琰照应得已经很周全,现在大家都不愿意进我地帐了。觉得里面热呢。”
萧景琰都一一答应了。
静妃摇头道:“这几日不比家居。小殊,你要时常要帐内帐外地走动,如果里面极暖。外面极冷,只怕更易成病,帐内还是多通气,确保温度适宜的好。”
梅长苏点点头。
静妃见他这样听话,心中反而一阵难过,郁郁一笑,容色倒有些黯淡,咬了咬唇,说:“小殊,你把手伸来,我瞧瞧。”
萧景琰听了倒高兴,说道:“对了对了,我母妃的医术也不差,而且也懂些疑难杂症,小殊,你快让母妃替你瞧瞧。”
梅长苏的双手却在袖中微微捏紧。
他自己的身体状况,他自己当然清楚。但是,静妃并不清楚。萧景琰也不清楚。
所有人都只是有个模模糊糊的概念——梅长苏身体不好——但是真的到了什么地步,是谁也不清楚的。
正因为不清楚,所以萧景琰才总也存了一份希望,梅长苏倒也不介意他心里这样想,甚至反倒希望他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。
此时听静妃要替他诊脉,梅长苏心中有一丝犹豫——他不知道静妃地医道已修到了什么程度,自然也就拿不准这只手一伸出去,剩下的秘密是否还保得住。
不过此刻的局面,已由不得他选择。静妃幽深哀凉的目光,让他无法拒绝,所以最后,他还是缓缓地将左手手腕平放在了枕包之上。
静妃宁神调息,慢慢将两根手指按在了梅长苏的腕间,垂目诊了半日,一直久到让人觉得异样的地步,手指方缓缓放松。
萧景琰连忙躬下身子,正要开口询问情形如何,谁知定晴一看,不由大惊失色。
静妃将手收回后,回腕便掩住了朱唇,翻卷地长睫下,泪水如同走珠一般跌落下来,止也不止住。
萧景琰有些慌张:“母亲,怎么了?不好吗?”
静妃仍是止不住落泪摇头。
梅长苏一看这情景,就知道静妃那里恐怕是瞒不住了,沉声道:“静姨,和那些死去的人比起来,我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,这身体与常人比起来,只是有些畏寒,虽然比不上当初小时候,但是我已经知足了。”
静妃看了他一眼,才轻声道:“我只是心中有些难过,忍了这些年,此刻见到你,突然忍不住了……小殊,你从前长得那么像你父亲……”
梅长苏一愣,然后换换别过头,说:“我们不说这个了。”
萧景琰见他们如此,心中更是着急,问道:“母妃,小殊的病?”
静妃心头如同被扎了一刀,声音却还算镇定:“他这病想要彻底养好,是不可能了,但是,平常多注意些,不常发病,总能好过一些。”
萧景琰听了这话,心里面有些失望,不过还是拍了拍梅长苏的肩膀,安慰道:“没事,小殊,以后的事情都有我来安排,我一定能安排好,你就少费点心思,好好养病。”
梅长苏笑了笑,看萧景琰的脸色已经比刚进来的时候好看许多,想是不怎么生气了,心里面也轻松许多。
只是没料到,从静妃那里出来,萧景琰脸上又成了一副霜色寒意。
梅长苏有些哭笑不得,也知道此刻若是甩手离去,只怕萧景琰更生气,只好跟着他进了萧景琰的帐篷,不过对萧景琰的脾气他也摸得透彻,故而进了帐篷,还没等萧景琰说话,他便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,随手拿起萧景琰放在案几上翻了一半的书。
“梅长苏!”萧景琰被他这样子气得咬牙切齿。
梅长苏却随意应了一声,眼神还放在书上,等了一会儿没见萧景琰说话,这才疑惑地抬头,问道:“有话就说啊,我听着呢。”
“你就没话想要跟我说的?”萧景琰冷声道。
“说什么?”梅长苏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萧景琰被他问的更加生气,吼道:“你早知道父皇打算叫你过去问话,你才把我支走的吧。就等我走了,你才跟着高湛去了皇帐。”
“你在旁边,高公公说话不方便。”梅长苏可有可无的解释道。
萧景琰说:“你有没有想想我的心情。父皇已经开始怀疑你了,你现在很危险,稍有不慎,可能……”
梅长苏叹了口气,终究不能硬下心肠来与萧景琰权衡利弊,于是柔声道:“景琰,你放心,一切我都心中有数。我也知道靠我一个人是撑不住的,需要你帮忙的时候,我一定会告诉你。所以,你也相信我,好吗?”
@眠人nicole 

作者今天不太方便,我帮忙发的

圈地自萌

圈地自萌

眠人nicole:

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,最大的一件就是我一回来就兴冲冲地跑来更文,结果遇上了不太好的评论
我承认我小心脏受到了惊吓,脑袋里面瞬间出现了很多撕逼的脑补画面
虽然我有自知之明,我并非大大或太太,远远没到值得撕逼的地步
但是有人告诉我如果原本开心的事情变得不开心了,那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?
于是我在第一时间表示我会删文
但是很开心有很多喜欢故事的人
删文对我并不影响什么,我有自己的留档,
但是很开心有这么多喜欢故事的人
于是我打算圈地自萌
群号码:635701028
如果大家愿意来,就一起玩耍吧

新人入圈,求各位老司机带路

之前看了一篇靖苏的文,忘了是什么名字了,只记得是金殿呈冤那的,是梁帝叫破了宗主大人的身份,而在此之前文武百官好像就都知道了,记得好像是短篇的,求告知!

乐山游记

悠悠河水,漫漫长路。巍峨大佛,矗立千年。崎岖山路,回首看去。澄净那繁华、浮躁的心。

独自一人,周围的一切好像和我无关,一切的一切是浮云!孤独,冷漠,与我无关,淡淡的哀愁是无言的孤寂?

新年快乐啊!可是我还要上班不开心!